阿沈

缘更咸鱼(๑°꒵°๑)

西装裤下是什么呢——

刚刚随机到Umbrella想到荷兰弟的操作hhhhh

总之,

西装裤下是渔网袜简直欲极了。

还有可能是什么呢?

没想好写哪个cp呢先纠结一下好了|・ω・`)

【英A英】Prayer X字母小段子 甜甜甜(HE)

难过,给自己撒糖qaq

老实说没写26字母解释是因为太多了,懒。

而且这首歌我日常单曲循环好久了,喜欢。




P-pumpkin 南瓜


“怎么把南瓜切得这么小块?”

“啊,我认为你会觉得它们可怕,所以就打算用搅拌机打成糊做汤用。”

“……”亚修感到心里一暖,“事实上我只是不喜欢它的外形而已。”



r-rake 放荡的人


“嘿你们这是喝了多少?”英二把肖达架着的亚修接了过来。

“没多少啦,今儿大家都高兴。”肖达笑道,“那我走啦,拜拜。”

“拜拜肖达。”“拜~”亚修也跟着抬起头道别。

“亚修你清醒着么?我带你去洗澡然后乖乖睡觉好不好?”

“当然!”

……

“这和说好的不一样……”被亚修一起拽进浴缸里浑身湿透的英二说。

结果还没爬出来就被亚修骑在了身下,一边放荡的扭着腰蹭着他的小腹,一边在小声说着什么其间隐隐能听到他的名字,后面还说什么听不清楚,英二便把他拉到自己身上趴下,在他耳边轻声问他说了什么。


“要英二抱我!要英二亲我!要英二舔我!”




a-appreciate 感激


演讲者把一壶鸡汤撒给听众后为她的两小时作了总结:“热爱生活,热爱伴侣,感激你拥有的一切。”

是的,我想我不再憎恶命运而开始感激的转折点就是英二出现的时候了,我爱死他了,并且我很感激我能拥有他和一切。

坐在台下靠着英二要睡着的亚修眯着眼想着。




y-yard 院子


“今天这些小家伙去沙漠里闹了么?为什么会这么脏?”

亚修和英二经常在院子里放一个盛满食物的盆等着那些自由的小客人上门,只不过今天它们似乎有些狼狈,浑身沙土。

“我去把水管拿来给它们冲干净好了。”

“好啊快去!——嘿宝贝你不要在我的白T上踩印章了可以吗?!”亚修发誓他只是和英二说话回头了一瞬间就被迅速爬上来的猫踩了。

“哈哈哈亚修别动刚刚那张虚了!”

“你这人甚至在旁边拍照!!!”

“啊啊这张就叫《后院捕捉亚修的猫咪》怎么样?”

“什么啊?不怎么样!快过来帮忙!”




e-email 电子邮件


“英二!你家人给你发邮件过来了,你快过来!”说着亚修起身离开电脑桌给英二腾出地方。

之所以反应这样大是因为在此之前英二与家人最后一次交流停留在他带着他向家人出柜的那次FaceTime,虽然没有被直接切断电话,可是亚修认为那是东方人的婉转,而并非接受。虽然听不懂日语但是看屏幕里英二父母严肃的表情和身边的英二紧皱的眉令他觉得很担心。

担心英二父母的厌恶,担心英二和父母的关系,担心会他们的感情,担心英二真的会走。

“…………”

看着英二一面严肃的样子,亚修碰了碰他的肩膀说:“没问题吧?是不是说叫你和我分开然后赶快回日本之类的……唔——”

英二好一会儿才放开按着亚修脑袋的手,然后兴奋的回答他:“他们是叫我回去,因为马上就要到我的成人节了!”

“好吧,那祝你节日快乐,你还会回来的,是么?”亚修虽然为他们缓和而开心却更失落于英二要离开自己的事,甚至可能再也——

“你在说什么?我当然会回来,而且是和你一起回来。”

“什么?”

“他们说如果你有时间可以邀请你一起来日本到春分之后再走。”

“春分?”事实上亚修脑海里还是一片混乱。

“那是要扫墓祭祖的日子!这说明他们认同你、认同我们了!”

“真的?!”

“当然!走走走收拾收拾!今天晚上去吃大餐庆祝一下怎么样?”

“当然!”




r-register 登记


“……谢谢你肖达!回见!”

“真少见,你刚刚在和肖达通话?”刚进门的亚修对英二扬了扬眉毛。

“不,我在拜托他帮我们一个大忙。”

“我们?”

“嘿亚修,我们登记结婚是需要一个见证人的你不知道吗?”

“我……他们纽约太喜欢搞这些麻烦的形式了。”

“不过一生就麻烦这一次嘛。”

“当然,一生一次。”




X-X rating X级


先留着吧。


(最近emmmmm¯_(ツ)_/¯)




——————END

我想写几篇日常短打……

HE的!大写加粗黑体的内种。

最好是把墙头都码个遍的内种!

(事实上我都不敢打那群cptag毕竟我太太太杂食了,工程量过大以至于让我会有种莫名危机感)


其实是刚刚吃饱闲聊时被喊了:

“求你别吃cp了!!!”


我:???噢get到了……


确实我吃的cp属于全员虐最后还不一定能he……(当然除了内种肯定不会翻车的官配啦)

而且无论blbg都这样...我也很窒息啊讲道理……

话说虐就算了还特别容易逆……也不是完全逆,准确说是我通吃但是更偏向于与热门相背的另一个顺位……

比如鸣佐鸣,德哈德,邪瓶邪……

sad

☹︎


偏了偏了,

总之我会尽量产好多小甜饼来快乐的🍩

老实说之前翻不厌其烦的重建 私信我也马上给了,但是最近……

就 有点担心呢(・᷄ὢ・᷅)


前两天刷完还和同行人聊老爷子彩蛋来着……

有点儿那啥……

今年过世的人也太多了吧……

各种人……

sad😞

【忘羡】🚗有些事就该成年之前做才有意思2(R18)

R18注意🔞

上篇:http://ashen941.lofter.com/post/1e4b01ad_12c547eeb


另外我真的觉得阿湛是真的疼无羡所以对他很克制,但是偏偏魏婴是那种少见的纯真的骚……无意识的太致命了,就 很有意思了。

走链接吧→ https://shimo.im/docs/V5QjbvM3VhcKVoHw/ 


试试这个→https://shimo.im/docs/MiykIUANrCk3kRb2/ 


副本来了→https://shimo.im/docs/yVYEuCAgruUPJzoy/ 

啊我都换图了还想怎样啊(இдஇ`)

刚好赶上百粉权当福利了吧| ᐕ)୨

之所以不是标的上下而是数字因为可能还有后续呀233333


【忘羡】🚗有些事就该成年之前做才有意思1(R15)


刚刚看微博热搜“高中男生被父亲发现byt”想到一个梗……

目前这阶段R15吧,后续R18我会标好的。



魏婴与蓝湛幼年时便相识了,到高中时已经确认了关系,一切水到渠成。

然而已经拿到高二预习资料的魏婴却还是个DT,当然他男人也一样。他俩在一起搂搂抱抱亲也都不探舌头那种,谁也没在意后续的,高中刚开学的时候还挺忙,后来主要也是谁都没提,过去哪儿有现在网络这么发达,魏婴撑死了撇过两眼非圣贤杂志,这个某种意义上的直男属性当然没有get到除了手还能干嘛,而蓝湛是觉得学业为重,课业繁忙,怕魏婴这个贪睡的更起不来,更重要的是他觉得都还没成年就……这样那样的不太好,况且若以后魏婴长大了,觉得这样的关系不合适了也不好收场,总之这事儿就一直搁置了。

直到有一天咸鱼一样趴在电脑桌前打着哈欠网上冲浪的魏婴突然坐起身还直勾勾的盯着屏幕……


彼时蓝湛已经到魏婴家门口了,因为刚刚电话里听到他说“我爸妈他们出差了,今晚不在、不、这几天都不在家,我超孤单的,蓝二哥哥过来陪陪我呗。”这样撒娇般的请求便收拾收拾就过来了,反正都在一个小区,无所谓的。

结果一进门看见给他开门的魏婴红着脸,避开视线的说给他热好喝的了快进去,蓝湛不解,又不是第一次来他家里,怎会这般……害羞?

而魏婴确实是在害羞,甚至看见蓝湛脸的瞬间有点儿后悔喊他过来,想想看,晚上把人家喊来是为了叫人家搞自己……这是何等的——完了完了一时冲动了,我就应该找个合适的——想到这儿的魏婴突然回想起刚刚看的东西,当时除了觉得新奇也自然而然的想到了蓝湛,然后脸上就烫了起来,不知不觉开始代入,这一代入可不就有了反应,一时冲动就给人打了电话……在他纠结之时蓝湛喊了他 紧张的问他怎么了是不是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

魏婴突然回想起视频里的上位的快意,突然想通了,因为蓝湛那么好,他想把所有都给他,也想让他体验新奇的快乐,更何况蓝湛根本不是会因为他主动求欢就轻贱他的人。随后便开始给蓝湛讲了下午他发现的新大陆,讲的时候便一边看对方反应一边越靠越近,事实上根本看不出蓝湛什么反应,然后魏婴抱着蓝湛问他要不要来,但是蓝湛摇摇头说还没成年,魏婴觉得很窒息:我发现这么酷炫的东西你咋就这个反应???面对魏婴的质疑蓝湛表示早知道只是太早……没说完便被魏婴一口咬住了嘴把后面的话吞进肚子里,然后被咬住耳朵用气音反问:

“二哥哥没听过有的事得在未成年时候做才有意思嘛……蓝湛,我喜欢你,我想你高兴,我想要你,想感受没成年的你,我也想在成年之前被你占有,被你碰过 所有 地方。而且,我、我等不到成年了!今天,就现在,就想要你!”

蓝湛眼睛瞬间睁大,但是还是哑声拒绝着他。

这下弄得魏婴有些不知所措的起身,他这是什么意思?为什么拒绝自己?难道——似乎看懂他想什么的蓝湛连忙否认,魏婴追问为什么,蓝湛才说因为没有准备该有的东西……魏婴又回到蓝湛怀里仰着头轻声说这 我都准备好才喊你过来的,说罢给他往柜子上的塑料袋里指了指。

蓝湛低头与他视线对接,像是最后确认般的问:“想好了么?若真如此便是朋友都做不成了。我怕你以后会后——”

“怎么没想好啊!我做事从来没后悔过!和你在一起这件事更是我永远都不会后悔的!”说罢起身去咬蓝湛的唇,蓝湛便拦过他的头加深这个吻,随着蓝湛的吸吮魏婴开始有一种奇妙的感觉,或许是知道等下要发生什么,腿竟有些发软。

不过没关系,魏婴闭了眼想着,反正二哥哥会抱好他,才不会叫他滑下去呢。


———tbc

后续看响应吧,我沙雕脑洞好多但是懒得一批……总之到时候开车我自然会标好的,不看车的小姐姐不用担心啦。

脑洞向小段子 出生前的约定

如果藏色散人和蓝夫人(湛妈)在各自嫁人前就互相认识呢……


本来藏色和蓝家人是认识的嘛(甚至还剪过叔父的胡子hhhhhhh)那有没有可能提起呢……要是之前认识的话多多少少也会听到音讯,要是关系再好点儿甚至还能在青蘅君的帮助下悄悄见一面的吧……


算了不强行圆了,就是我的一个脑洞啦,


藏色一听说湛妈怀二胎了就在魏长泽的陪伴下飞到了云深去看看她,然后抓着她的手说,你看我肚子里头也揣了一个,你也一样,而且前前后后也差不了几个月,那不如定个娃娃亲怎么样哈哈哈,哦对了你们家规矩多是不是还不许这个呀!没事儿!咱们知道就行!等到他俩再大点儿就叫他们认识认识呗~反正往后夜猎也能碰到嘛…blahblahblah说了一大堆,湛妈终于有空插问了一句,那要是两个孩子都是男孩子或者都是女孩子怎么办呀?


藏色说哎呀不可能的你看你们家这么多代了不都是只出男孩儿嘛,再说我最近这么喜欢吃辣哎酸儿辣女没听过吗?而且就算我猜错了,都是小子就拜个把子呗。


湛妈就笑着说那好啊等他一大了我就跟他说。藏色说哎你们家孩子我放心又正直又仁义还从来不花,你看内金光善我的天就他夫人不在旁边儿他内眼珠子可就要管不住了…blahblahblah又一大堆


结果几个月后藏色传信来说是个小子,不能做亲家了怪可惜的,不过是个小子也好玩儿,经摔经逗哈哈哈特别好玩儿blahblahblah又一堆。


再隔几年藏色夫妇便失手死于一次凶险的夜猎中,蓝夫人听后大受打击并给青蘅君讲能不能帮忙找回故友孩子的事,青蘅君虽应下了却中途发现被云梦江家先行带走养了。


再往后蓝夫人由于失去了唯一的开朗好友而病重,没过几年便撒手人寰了。


这个不像样的“婚约”也随着两个知情人的逝去而消散了,便再无后续——




有呀,后续就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虽世事无常,最后却还是实现了嘛!




说不定之后蓝湛心里有些那啥的跟魏婴坦白关于儿时被母亲提及有婚约的事情魏婴一开始听着还会有种“啊我的二哥哥差点儿被抢走了”的感觉,便问了可知是谁家仙子,蓝湛回说不是仙子,是藏色散人未出世的儿子,当时以为是个女——说话间便被魏婴打断,说,哎呀蓝湛咱们是缘分天注定啊你知道么我妈就是藏色啊!哎哎?我没提过嘛?啊那之前跟你随口说我娘说你是我的人了是真的咯哈哈哈……不过话说回来,他们要知道藏色儿子之前是大魔头又该在那儿一副可惜了的嘴脸罢了罢了!我的含光哥哥知道就行啦!(mua~)





深夜黄色废料脑洞🚗随缘扩写吧

突然想日羡……随便什么时期的感觉都很好吃(๑´ڡ`๑)

就…都满脸眼泪涎水浑身被汗和体液弄得到处湿津津的,不管嘴巴胸前还是后面都因为激烈的过度使用又红又肿的,后面因为蓝湛往外撤的动作而往下淌着液,但是肉儿还黏着蓝湛那不肯撒嘴,甚至人都有点儿恍惚了,任口水淌到下巴尖儿都没有合上嘴的意识的时候还喃喃的叫着他的二哥哥……















结果这几声叫把原本心疼他撤出去不舍得再做的蓝湛听得眼睛都发红了。





快乐指绘 草稿小狗子

他能来我寮好开心(・▽・〃)